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RSS订阅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妖孽保镖强势征服大小姐 风情女生也有柔情

来源:互联网 薄荷网/ 时间:2017-09-12 09:47
导读:妖孽保镖进都市,面对风情万种的豪门大小姐,他说我不下地狱,谁下地狱,这个妖精我收了!面对咄咄逼人的强敌,他用他的热血铁拳,将对手统统踩在脚下。他说,龙就是龙,在哪儿都是君临天下。

       夜幕降临,江海市神都大酒店88层,巨大的落地窗后,刺金镶边的雕花镂空窗帘沉沉地拉开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空灵的夜色中,帷幕般的淡蓝色水晶玻璃后面,是江海市的顶级奢华套房——“天上宫殿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里是江海市的最高点,可以俯瞰夜色中的一切繁华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里也是所有喧嚣和欲望堆砌起来的天堂,有梦幻中的一切——女人、美酒、金钱……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女人是穿着轻薄白纱的乌拉圭籍混血女郎,慵懒妖娆,像波斯猫,斜卧在巨大的金丝楠木躺椅上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美酒是三十五年的马爹利典藏版珍品,用最考究的法国银质宫廷酒器,用最温柔的女人的手,用最浪漫的空气和时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钱是老头子给的零花钱,也是十几年来萧逸从老头子那里得到的第二笔报酬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昏暗的房间里,烛光摇曳,萧逸斜倚在靠枕上,小心地摆弄着手中的哈瓦那手卷雪茄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熟练地拿起精致的V字雪茄剪,干净利落地剪掉烟帽。用加长的特制雪茄火柴点燃一片西洋红衫木,烘烤,旋转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燃之如雪,结而如茄,这空气里瞬间便充斥着古巴热辣的阳光的味道。混合着少女般热情的气息,混合着清幽的金丝楠木暗香,萧逸轻轻吸了一口,舒服地闭上了眼睛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沉重的复古重门一道一道打开,如古堡长廊般寂静的通道上,悄无声息地走进来一个戴着金丝眼镜的中年男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进了套房,他偷眼看了看萧逸,而后小心地对着站在门边的职业装少女轻声耳语了几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少女一边听,一边点着头。灯影闪烁的角落里,一张红木圆桌上,一台老式留声机播放着低沉的意大利古典音乐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音乐声中,暗红色的波斯地毯上,少女摇曳着曼妙的身姿,轻巧地一步一步走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裁剪合身的衬衫短裙,包裹着呼之欲出的身体。妖娆的体态,精致的小脸,语调轻柔,呵气如兰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先生,您的预付款已经用完,请问是否还要追加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萧逸半眯着眼睛,将一只手从乌拉圭女郎的身上挪开,轻轻挥了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算了,我还有事情,而且老头子给的五百万已经花完了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满不在乎地说着,惹得职业装少女眼神中一阵异样。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能够在三天之内花光五百万的人不多,能够这么轻描淡写地说出这种话的人也不多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而萧逸,刚好就是这不多的人当中的一个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好的,先生。那么这里还有一部分欠款,麻烦您签个字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少女娇媚地说着,看着萧逸那只又挪回到乌拉圭女郎身上的手,小脸一片霞红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欠款?还欠多少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个时候萧逸才睁开了眼睛,有些不放心地问道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是他第一次从自己手里花钱,没想到五百万这么不禁花,竟然搞到最后还有欠款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一共是六十七万,这是前台开具的账单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职业装少女弯下腰,递过手中的小纸条,同时,也毫无保留地将身前风情展现在了萧逸眼前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萧逸贱贱地笑了起来,坏坏地说道:“七十万吧,三万块钱小费是你的了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一边说,一边挑了挑眉,吹了声口哨,狠狠地剜了一眼那送上门来的景色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而后,潇洒地在账单上签了个字,萧逸便拿出手机,拨通了一个电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喂,我是萧逸。我在神都酒店的天上宫殿套房,因为吃霸王餐被人扣押了,请带上一百万来赎我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电话拨通了之后,萧逸一口气说完便直接挂掉了,也不管电话另一端是不是自己要找的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就在他挂掉电话的时候,江海市江华集团老总钟倩眉微微皱了皱眉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萧逸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略一思索,猛然间想起了什么,马上给自己女儿钟筱雨拨通了电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筱雨,带上一百万去天上宫殿见萧先生。记住,无论你见到什么情况,对萧先生都要尊重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几乎是下命令一般,这位江海市金融界的巨人,第一次对自己的宝贝女儿用这样的语气说话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三十分钟之后,神都酒店门外,一辆红色法拉利在四辆黑色奥迪的簇拥下,缓缓驶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车门打开,红色法拉利中走出一个十八九岁的少女。扎着清爽的马尾,戴着一副超大的墨绿色太阳镜。上身一件粉色磨砂披肩短衣,下身白色棉布裹身短裙,白嫩的长腿没有一点瑕疵,精致的小脚上穿着一双晶莹剔透的水晶玻璃鞋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四周十几个西装革履的保镖将少女围在中间,一起走进了神都酒店的大门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当88层那重重大门再次打开的时候,萧逸和那位慵懒的乌拉圭籍女郎的动作,看起来已经有些不雅了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侍立在一旁的职业装少女羞红着脸,低着头不敢去看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而刚刚走进来的钟筱雨摘下太阳镜,却是直接看到了眼前的一幕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白皙的小脸以肉眼可见的速度,慢慢变得如醉酒般红晕。轻咬了几次嘴唇,她才勉强忍住,没有直接转身离开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请……请问,这位是萧先生吗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站了半天,终于张了张口,语气不悦地说道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萧逸把脑袋抬了起来,看了钟筱雨一眼,点了点头道:“没错,你是来送钱的?直接到收银台结账就行了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说完之后,他又意犹未尽地看向了身下的美女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你……你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钟筱雨指着萧逸半天,愣是一句话都说不出来。她在江海市长大,作为江华集团老总的独生女,什么时候受过这样的气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哼,我不知道你是从哪里来的,也不知道我母亲为什么会让我对你客气点。但是从你给我的印象来看,不是我找错人了,就是我母亲认错人了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钟大小姐看着旁若无人的萧逸,不禁气得冷笑起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今天的账你就自己结了吧,恕不奉陪,我们走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丢下一句话,转身就往外走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等等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萧逸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站到了地上,一身松松垮垮的粗布衣裤,款式很土,虽然看起来有些旧,不过倒是洗的干净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这个……嘿嘿……钟大小姐,咱们买卖不成仁义在,这几天我负责保护你,有什么不满意的你可以提出来,不要动不动就拿钱说事嘛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一边搓着手,一边向着钟筱雨走了过去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而且呀,你看看,人家这酒店,这服务,虽然比起拉斯维加斯的‘海市蜃楼’还差了一点,不过在江海做到这样已经不错了。咱们怎么可以欠账不给钱呢,这是不道德的,是要被人类社会谴责的!你说对不对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人还没走到,萧逸啰啰嗦嗦的一大堆废话就已经传到了钟筱雨的耳朵里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钟筱雨气急败坏地瞪了他一眼,气鼓鼓地说道:“保护我?拜托,我连你人都没见到,你说你在保护我?还有,这是你欠的债,跟我没有半毛钱关系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说话的时候,萧逸又走近了几步,几个保镖瞬间围了上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对于围上来的几个保镖,萧逸就像没看见一样,一边走过去,一边从两个人中间使劲挤着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借过,借过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一边说,一边从两个人中间挤了过去。那两个保镖就像是木头一样,站在那里一动不动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一直到萧逸走过去之后,两个人才猛地转过身,一脸震惊地看着他,涨红的脸上已经流出了汗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只不过,这古怪的一幕并没有引起太多人的注意,因为这时候所有人都在盯着萧逸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你叫钟筱雨,今年十七岁,再过一个月过十八周岁生日。喜欢粉色,这三天时间一直呆在花海别墅群,每天睡八个小时,玩游戏五个小时,其余时间看漫画。每天晚上九点钟洗澡,喜欢裸睡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啊!!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因为萧逸说话的语速太快,一开始的时候钟筱雨并没有反应过来。等到他说到最后,钟筱雨才发现,这个家伙对自己的生活简直是了如指掌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你……你……你臭流氓!死流氓!混蛋!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钟筱雨简直快疯了,难道这个家伙一直在暗中偷偷监视着自己?那……那他岂不是看到了……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一想到这些可能,钟筱雨就恨不得杀了面前这个一脸人畜无害的流氓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嘿嘿,放心,我们有自己的规矩,对于大小姐的个人隐私,我是绝对不会窥视的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萧逸贱兮兮地笑着,画蛇添足地解释了一下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只不过,在场的所有人都给了他一个鄙视的眼神。刚刚连人家裸睡都说了出来,竟然还敢厚着脸皮说自己懂规矩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钟筱雨已经把自己母亲交代的话忘得一干二净了,她现在唯一的想法就是找一双臭袜子,赶紧堵住这个流氓的臭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见钟筱雨不说话,萧逸终于满意地点了点头,接着说道:“嗯嗯,看来大小姐对我的误会已经消除了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一边说,一边指了指身后,神神秘秘地说道:“其实我是个正经人,那个大洋马,他们老祖宗曾经对我们这片土地上的人民犯下过不可饶恕的错误,今天我是报仇来的!还有,我刚刚留意了一下,感觉你的尺码应该是比她要小一点的,继续加油哦。”


更多阅读详情http://m.qirexiaoshuo.com/book/21646/0/?ADU=10651

情感排行
小编推荐
近期热点