加入收藏 设为首页 RSS订阅 网站地图 TAG标签

美女找上门了咋办 往里推还是往外推

来源:互联网 薄荷网/ 时间:2017-09-12 09:47
导读:有人说我帅,我站阳台上想了一个晚上:究竟是谁走漏的风声?厌倦江湖的潘伟躲在城市的犄角旮旯里,本想靠着卖假药混混日子,但却没想到是钻石在哪儿都能发光。敌人找上来了咋办?打呗。美女找上门了又咋办?推……往里推还是往外推?

  

     府山区北四路有一家百草中医诊所,几经转手被潘伟承包了下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家诊所地段非常不错,附近有两家上千女工的服装厂,以及一家七万女工的大型汽车电子公司,每到下班时间,放眼望去整条路上都是莺莺燕燕的年轻女工,其中不乏相貌出众的美女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除此之外,在诊所周围还有洗浴中心、美容院、KTV等特殊场所,虽然里面的女人职业比较特殊,不过她们在穿着打扮方面可比女工大胆多了,偶尔养养眼也不错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上午时分,盛夏的艳阳尽情挥洒着热量,潘伟匆匆吃过早饭,便开始进行大扫除,今天是开业第一天,要给客人留个好印象才行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正当他忙着拖地之际,很快诊所就迎来了首批客人,潘伟抬头一看,没想到还是一高一矮两位美女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从那妆扮上,可以判断出她俩应该是附近的小姐,不过潘伟跟钱又没仇,他连忙放下拖把,从容招呼道:“两位美女,欢迎光临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高个妹子披散着长发,见潘伟相貌面生,好奇问道:“咦?怎么换人啦?以前那个猥锁大叔呢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你说胡医生吗?他把诊所转让给我了。”潘伟笑着解释了一句,问道:“你们俩哪里不舒服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不是我,是她。”矮个妹子扎着可爱的侧马尾,身上穿着件粉色低胸吊带衫,还带着点娃娃音,只是接下来的话语就有点彪悍了,她指了指同伴的小腹说道:“她下面疼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刘氓晓!你能不能闭嘴!”高个美女当场发飙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潘伟抹了把额头上的汗水,被雷的外焦里嫩,心想不愧是从事特殊行业的妹子,这说话风格实在太吓人了……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好吧好吧,你快点,一会儿陪我去市里买几件衣服。”那外号叫流氓晓的矮个妹子,随手拽过一把椅子,倒骑在上面,趴在椅背上玩起了手机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兴许是被同伴刺激的不轻,高个妹子慢吞吞在椅子上坐下,嗲声嗲气的问道:“帅哥,你这里有止疼药没?我例假来了,小肚肚好痛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结果旁边矮个妹子冷不丁又来一句:“天天被男人搞还能痛经,你也算我们KTV的头号奇葩了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我靠,刘氓晓你又欠抽是吧?”高个妹子刚装了几秒钟淑女,立刻又现出原型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矮个妹子也不甘示弱,嬉皮笑脸挑衅道:“来呀来呀,姐正痒痒着呢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潘伟满头黑线,急忙打圆场,“两位大姐,你俩别闹了行不?算我求你们了……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高个美女瞪了同伴一眼,这才重新坐回椅子上,冷着脸说道:“赶紧给我拿药,药钱让刘氓晓陪你一晚抵账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说话算数?”潘伟转过头看了眼那矮个妹子,忍不住吞咽起口水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高个美女在旁帮腔:“当然算数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口中的刘氓晓却抬起头,笑里藏刀的望着潘伟,调戏道:“真想让我陪你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呃…算了,我这里今天刚开张,就当免费赠药好了,如果觉得药效还行,麻烦两位大姐多帮忙宣传宣传。”潘伟彻底被打败了,这些女人彪悍起来,一点都不比男人差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打开药柜,从一个白瓷瓶里倒出几粒暗红色药丸,熟练的用纸包好,递给了高个美女,嘱咐道:“拿回去用温水送服,一周内保证不会再疼了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谢谢帅哥,改天等我把流氓晓调教好了,一定让她陪你睡一晚!”高个美女把药塞进手包里,笑着道谢,旋即便要拉着同伴离开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不用不用,几颗药丸也不值什么钱,还是算了吧。”虽然有点小心动,但潘伟可不会把她的话当真,连忙拒绝道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刘氓晓笑了笑,没急着走,反而用一种奇怪的目光审视着潘伟,悠然说道:“看在你为人还算老实的份上,姐就好心提醒你一句吧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潘伟对她的话感到好奇,诚恳说道:“大姐请说,有什么好建议,我一定会认真考虑的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刘氓晓来到门口,指着东面一座彩钢瓦小屋说道:“服装厂门口那家美型诊所你知道吧?你要当心点,那老板不是什么好人,你这家诊所的前几任老板没少被她坑过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什么美型诊所?”潘伟没听明白她话里的意思,好奇的顺着她的手指望了望,问道:“这附近还有其他诊所吗?我怎么没听说过。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刘氓晓嗤笑道:“你肯定是被那胡胖子坑了呗,这里地段那么好,你就没想过他为什么要转让给你?价格是不是也很低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对啊,是很低…”经她这么一说,潘伟也反应过来不对劲了,当时他图便宜,便以三千块每个月的价格签下了承包合同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要知道开诊所可是个很赚钱的行业,放在市区的话一个月七八千都够呛能承包下来。可是他承包的这家,连带房租、药柜、中药材,以及里面小卧室里的床铺全算上,才三千块每月,实在便宜的有些过头了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时,一旁的那高个美女也用怜悯的目光看着他,惋惜道:“哎呀帅哥,你可真够笨的,当初要是到周围打听一下,就不会吃这种亏了。这家诊所前后最少被砸了五次,附近的人都知道是那美型诊所的老板干的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她俩你一言我一语,将北四路的情况给潘伟介绍了一番,此时他才意识到自己貌似被坑了,如果真像她俩说的那样,诊所以后很可能会麻烦不断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据她俩说,东边路口处那座彩钢瓦小屋,也是一家诊所,诊所的老板是个年轻女人,很有些手段,不但能和卫生局攀上关系,就连附近道上的人也很给她面子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所谓同行是冤家,有了这些靠山,她当然不希望周围还有其他竞争者存在,所以每次这家诊所转让出去,她都会让人过来找麻烦。前任老板胡医生,就是被几个混混三天两头骚扰威胁,才不得不登广告对外承包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送走两女以后,潘伟便陷入了沉思,那家美型诊所的老板到底是个什么人物?既然有这样强大的人脉,干嘛不去市里发展,或者干脆自己开家医院,非要窝在这鱼龙混杂的小地方?

      

      他下意识拿起电话,翻出胡医生的号码就拨了过去,结果试了半天,却发现对方手机已经打不通了,心里暗骂了几句,开始为诊所的前途担忧起来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这三万多块承包费,几乎是他几年打工攒下的所有家底,如果就这么一下子打了水漂,潘伟哭都没地儿哭去,必须得想个办法把诊所保住,最不济也得把本钱收回来才行!

      

      医术方面他自然是很有自信的,老潘家世代为医,祖上最风光的时候曾出任清宫首席御医,得过嘉庆皇帝的亲笔御书牌匾。后来几经波折,家道中落,只留下一本名为《奇门医经》的古医书,供后世子孙研读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可惜因为一些家庭变故,潘伟并没有受过专业医科教育,自然也谈不上什么资格证书,一旦被卫生局找上,必然会因为非法行医而被迫关门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正当为诊所发愁呢,忽然传来吱呀一声门响,潘伟抬头一看,只见四个留着锅盖寸头,胳膊上纹着大片刺青的小混混鱼贯而入,大声嚷嚷着:“医生,我们来看病!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“这么快就来找茬了?”

      

      潘伟脸色一沉,心里暗暗发狠,拳头不由自主的紧紧握在了一起!

      

      人一旦被逼上绝路,就很容易走极端。

      

      眼下潘伟就是这种心态,既然自己承包了这家诊所,就一定要开下去,大不了闹个鱼死网破,谁也别想好过!


更多阅读详情http://m.qirexiaoshuo.com/book/21663/4763081/?ADU=10651

情感排行
小编推荐
近期热点